焦氏命运折射晚清官场惨烈斗争

    中华焦氏网 2011年9月30日 万家姓


在今天河北区锦衣卫桥解放新里,曾经有一个规模很大的宅院,上点年纪的老天津卫都知道,这里就是焦家大院。记者在天津市社科院罗澍伟研究员的帮助下,找到了焦家的后人之一焦宗泽先生。

  “论起来,焦佑瀛应该是我的曾伯祖。”得知记者的来意,今年73岁的焦宗泽先生开门见山地说。“以前,我对我们家族的事情没有太多了解,20世纪八十年代,中央戏剧学院要了解著名戏剧家焦菊隐(焦佑瀛嫡孙)的情况,他们在那里召集了很多老人访谈,从那时起,我开始留心收集一些关于焦氏家族的文字资料。为了解我曾祖的情况,我还专门去过北京国子监。”那次国子监之行,焦宗泽收获很大,也让记者的采访有了意外的收获。原来,在道同年间,焦家出了俩进士。

  “当时焦家共分为四门,这四门到了清代中叶出了两个名人,一个是焦佑瀛,是清道光年间的举人,他是三门的;另一个是我的曾祖焦骏枫,是清同治四年的进士,他是四门的。从我的一位本家凭记忆编写的家谱来看,焦佑瀛和焦骏枫是一辈人,所以,焦佑瀛是我的曾伯祖。”

  四门相邻住

  逋园童年梦

  从老辈人口口相传的话语中,焦宗泽先生了解到,他们焦家世代住在河北区锦衣卫桥附近,四门的大家族都相邻而居。“现在老人们经常提起的焦家花园就是焦佑瀛修建的逋园,我们家与逋园只隔了一个胡同。”逋园留给焦宗泽老人印象就是大,在焦先生小时候,曾经进过逋园的后花园。那里满是他叫不上名字的花草,到了夏天,园子里有很多的蝴蝶,到逋园后花园捉蝴蝶成了焦宗泽先生孩提时代的快事。面对记者的采访,焦先生幸福地回忆起童年时代在逋园的经历,而且至今记忆犹新,“我们两家离得近,又是同宗,所以进出逋园很方便,也不用大人带着。”

  逋园所处的地点很好,位于海河港岔,清代中叶,海河航运业发达,往来这里的船只可以用帆樯林立来形容。当年焦佑瀛返回天津后,在这里购买了百余亩的土地,除了修建规模宏大的民居外,还在园中建立亭台,种植各种花草树木,并躬耕菜圃畦蔬。闹中取静,倒也悠闲自在。

  三套四合院

  进士及第家

  在原锦衣卫桥附近的羊肉铺胡同和锦兴胡同之间,就是焦骏枫的故居所在,那是一个三套四合院,是焦骏枫中进士之后在逋园旁边修建的,“在我印象中,我们家门前曾经悬挂了一块长三米、宽一米的木制牌匾,上面写着‘进士及第’四个大字。”此言不虚,在科举时代,如果哪户人家有人中了进士,门前都会悬挂这样一块牌匾,是对中举者的褒奖,但焦骏枫的那块匾现在已经没有了。

  在这所宅院的正门上还有木刻的楹联,门口有两个抱鼓石,在这个大院中,三套四合院是相通的,通过东西各有两个夹道相连,院子里的房子很多,在前院里有一明两暗正房三间,沿着夹道往院子里面走,就到了中院,中院正房三间,东西各有厢房三间,后院是个小花园。“这个宅院的规模已经不小了,但与焦佑瀛的逋园相比,还差了许多。”焦宗泽先生曾经在那里居住多年,后来,这个四合院里面又修了一些新的房子,到1999年拆迁的时候,这里的风貌与原来的老宅相比,已经完全不同了。

  “我没有曾祖的照片,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,我查到一张七十多年前的老照片,上面都是我祖父健在时全家的合影。”说到这里,焦宗泽先生从一个档案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,这是他在一个亲戚家里发现的,他又翻拍了一张。照片上的男人都穿着长袍马褂,戴着瓜皮帽;女人则打扮入时。照片上的人当年最年幼的现在也已经80多岁了,焦宗泽先生的父亲都已经97岁了。从这十几个人的合影中,能够感觉到当时焦氏家族人丁兴旺。

  深秋清晨紫禁城

  忽传政变出军机

  1861年11月1日,北方已是深秋时节,北京城内,气氛肃然,这一天,叶赫那拉氏(即慈禧太后)和年幼的皇帝在王公大臣的陪同下回到了逃离一年的北京城,随同回京的还有除了肃顺之外的七位顾命大臣。回到宫中,未及安歇,叶赫那拉氏就与恭亲王密谋,一场对中国近代历史影响深远的宫廷政变即将上演。

  11月2日黎明时分,端华、载垣与其他几位顾命大臣商量着如何迎接咸丰皇帝的灵柩问题,正说话间,恭亲王弈訢与文祥等人前来待命,刚要走入宫门被载垣呵斥在宫门之外。过了不久,圣旨下,恭亲王宣读圣旨,载垣刚要辩解,就被宫廷侍卫拿下,囚禁在京城的宗人府。在这个上谕中,其他几位顾命大臣被踢出军机处,这几位顾命大臣在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手足无措,虽然没有被免官,但离开军机处意味着几个人已经脱离了清廷的高层。

  端华、载垣俩人被捉拿后,以亲王领衔的顾命大臣一时间群龙无首,没有告诉他们应该做些什么,在宫殿内等候,显然很尴尬,不知谁说了一句,“还等什么,先回去再说吧。”五位大臣走出宫门,深秋的早晨,秋风萧瑟,让人感觉到格外的寒冷。紫禁城笼罩在晨曦之中,然而几个人的心情都很压抑,一阵凉风袭来,几个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。其中的一个人眼神充满着困惑,轻轻地叹了口气,当他从紫禁城中向外走时,突然停了下来,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宫殿,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,这恐怕是他今生最后一次走进这个充满着神秘色彩的殿堂,晨曦中的紫禁城,在他的眼中却是充满着凄凉,走到紫禁城外的桥前,他停住了。“就这样走了”,他轻声地问自己,“还是走吧,焦麻子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这个被人称为“焦麻子”的人,就是顾命八大臣中惟一的一位天津人焦佑瀛。

  咸丰帝临终托孤

  焦佑瀛军机行走

  走出紫禁城的焦佑瀛坐在轿子中,一路上心乱如麻,虽说自己的根基不深,但自从进入军机处以来,办事中规中矩,倒也没有得罪什么人。想着想着,他又不由得想起自己中举后的一幕一幕。

  1860年9月,英法联军在侵占天津等地之后,来到距离北京不远的通州,咸丰皇帝听到这个消息后,惊慌失措,从紫禁城中狼狈逃到承德避暑山庄,把对外求和事宜全权委托给六弟恭亲王。

  咸丰皇帝到承德后不久,听说静海县团练督办焦佑瀛能力出众,于是,召其到承德,并升为太常寺少卿。由于焦佑瀛文采飞扬,很快地受到承德掌握重权的肃顺的重视,并成为肃顺等人拉拢的对象,1861年8月22日,咸丰皇帝在承德驾崩,在咸丰皇帝临终前,咸丰皇帝发出一个口谕,立其子载淳为皇太子,继承王位,并任命肃顺、端华、载垣、穆荫、景寿、匡源、杜翰、焦佑瀛为顾命大臣,当咸丰皇帝发完口谕后,在肃顺的授意下,焦佑瀛将口谕迅速书写完毕,得到咸丰皇帝的默认,就这样,焦佑瀛走入清政府中央政权的核心层,开始了他的百天顾命大臣的生涯。这是焦佑瀛一生中最为辉煌的时候,也是他从政生涯的最后一百天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卷入了晚清中国的一场政争之中。

  所幸朝内根基浅

  革掉官职回故乡

  在顾命八大臣中,焦佑瀛的官职最小,进入清中央政府核心层最晚,他在朝中除了肃顺以外,没有更多的根基,这也成为后来政变中他能够仅仅被革职的一个因素。想了一路,不知不觉中,焦佑瀛回到了自己的官邸,下了轿子,焦佑瀛快步走入家中,无奈地等待着自己的最终命运。

  此时顾命八大臣之首肃顺还护送咸丰灵柩回宫的途中,刚刚走到京郊的密云县,京城里发生的重大变故他还一无所知,很快地就被叶赫那拉氏派人捉拿回京。

  三位亲王被囚禁后,恭亲王和叶赫那拉氏开始研究怎样根除八大臣的势力,很快地一个方案就形成了:肃顺被斩决,载垣、端华被赐死,穆荫被革职并发配,景寿、匡源、杜翰、焦佑瀛等人被革职。

  11月8日,北京太仆寺卿官邸,在惶惶中度日的焦佑瀛突然接到圣旨,传旨太监宣读圣旨,焦佑瀛领旨后,悲喜交加,喜的是,仅仅是革职,没有被治死罪;悲的是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返回京城了。太监走后,焦佑瀛赶快让家人收拾细软,打点行李,马不停蹄离开了北京城。出了北京城,已是黄昏时分,落日的余晖倾泻在城门上,焦佑瀛最后又看一眼这个没落帝国的都城,日夜兼程,返回他的故乡———天津。

  小资料

  辛酉政变

  咸丰十一年(1861)九月三十日,那拉氏与恭亲王奕訢等在北京发动政变,从肃顺等“赞襄政务八大臣”手中夺取了朝政大权。八月初,奕訢在与外国侵略者取得默契后,以奔丧为名,赶至承德避暑山庄,与那拉氏等密商后返京进行政变布置。九月二十三日,咸丰帝灵柩自承德起运回京。那拉氏故意让肃顺负责护送,自己同钮祜禄氏及小皇帝由其他七大臣等扈从先行回京。二十九日,那拉氏等到京,于当日召见奕訢,次日发动政变,将载垣、端华等革职拿问,同时派人逮捕了尚在密云县途中的肃顺。十月初一日,封奕訢为议政王,在军机处行走。改祺祥年号为同治。初六日将载垣、端华赐自尽,肃顺斩首示众,焦佑瀛、景寿等五人或革职或遣戍。

 



分享按钮>>富豪榜郭氏家族晋升第二 四新星打入四十强
>>顶新系一出一进 魏氏淡化家族色彩